大國治貧系列微視頻
脫貧攻堅大事巡禮
首頁 > 滾動資訊 > 正文

大草原上的“光明行”

2019年12月05日 09:43   來源:中國青年報   

  “墻咋這么白這么亮?”取下蒙在眼睛上的紗布后,70歲的內蒙古牧民毛禮問。11月初的高原已是寒風凜冽,毛禮老人一家卻像是迎來了暖洋洋的春天——過去3年多,他陷入了白蒙蒙的霧中世界,走路磕磕碰碰,分不清地里的草和苗。

  毛禮是內蒙古自治區紅十字“光明行”的第一萬名受益者,在他之前,全區64萬多名疑似眼疾患者經過篩查,近萬名白內障患者得到免費治療,重獲光明。

  被白內障打斷的生活

  4年前,呼倫貝爾市鄂溫克旗的達斡爾族牧民莫春良外出趕牛時發現,往常一出屋門就看到的馬樁子“沒了”。

  其實,那根粗如電線桿的拴馬樁仍戳在距離他10多米的草地上,只是他一只眼睛患了白內障,看不清了。

  內蒙古自治區的地形以高原為主,輻射強烈、風沙粗糲,遮蔽物少,屬于眼疾高發區。像毛禮、莫春良一樣因白內障致盲的眼疾患者,在內蒙古正以每年9000多例的速度增加,其中約有四成集中在困難家庭。

  “辛苦了一輩子的牧民眼看著兒女成家立業,可以享享清福,一得白內障整個人就塌了!眱让晒抛灾螀^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王芳說,她用3年半的時間追蹤調研了數百個患白內障的貧困家庭,“白內障是草原上貧困戶的常見病”。

  王芳說,牧民一般生活在偏遠地區,得了眼疾不僅自己喪失勞動能力,還需要一個親戚負責日常照料,這對牧民家庭來說是雪上加霜。

  莫春良今年65歲,妻子劉新華是蒙古族,比他大1歲。用老兩口自己的話說,“兩人都沒什么文化”。

  他們大半輩子過得樸素且執著:青壯年時在草場上放牧30多頭牛、40多只羊,每到兒子和女兒上學、結婚,就賣些牛羊換錢,當牛羊快賣完的時候,兒女也就養育成人了。

  這種牧民們最廣泛的生活循環經常被白內障打斷。

  起初,莫春良和家人們不知具體病因,只道是“人老了,眼花了”。

  莫春良的孩子們沒有放棄,帶他到呼倫貝爾市最發達的海拉爾區,又帶他到呼和浩特和北京,最后確診為白內障。

  “一只眼睛的手術費要1萬多元?”盡管孩子們支持,莫春良猶豫了,住院還需要人陪護,吃住都要花錢,“回家吧,還有一只眼睛,模模糊糊也過得去”。

  不幸的是,沒過多久,老伴兒劉新華的兩只眼睛也模糊了,老兩口的生活更困難了。

  莫春良一家屬于鄂溫克旗建檔立卡的貧困戶,2014年,當地政府在實施精準扶貧時為他們改造了60平方米的住房,守著500多畝草地,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沒想到,在即將脫貧時“因病返貧”。

  草原上來了“大篷車”

  2015年末,莫春良的兒子兒媳帶他到呼倫貝爾市人民醫院求醫時,看到一輛印著紅十字標志的“大篷車”。旁邊拿著宣傳材料的內蒙古紅十字會志愿者告訴他們,這是來查眼病、治眼病的,免費。

  莫春良和劉華新都在登上這輛“大篷車”后,重新見到了光明。

  這輛紅、白、紫三種顏色相間的“大篷車”,是從呼和浩特沿著中蒙邊境線開來的“復明24號”流動手術車。

  王芳介紹說,這臺車由亞洲防盲基金會贈送,車上安裝了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眼科治療設備,“用在地廣人稀、居民分散的內蒙古草原,再合適不過,可以開到牧民們家門口直接進行檢測、手術,減輕牧民的經濟負擔”。

  除了志愿者,流動手術車上還有內蒙古自治區的優秀眼科醫生、有著豐富護理經驗的護士,一路行進、一路篩查、一路實施手術。

  連續3個月,內蒙古自治區朝聚眼科醫院白內障學組學科帶頭人郭清一直在手術車上。有時一天手術需要10多個小時,手術車上沒有衛生間,早晨起床后,郭清不敢多吃東西、喝水,怕影響手術時間和效果。

  就在這樣的條件下,郭清和團隊創下了一天106臺白內障復明手術的紀錄。

  從額爾古納河到錫林郭勒草原,“復明24號”流動手術車護士長張曉青跑遍了大半個內蒙古。

  “這一路也是宣傳眼部護理、用眼衛生的旅程!睆垥郧嗾f,許多前來就診的老人由于長年累月在風沙環境下勞作,眼部和臉上積滿了厚厚的沙繭,手術開始前,護士們需要用長達1個多小時的時間用醫用砂紙幫病人清理面部,結束后還要叮囑他們平時每天清潔眼部。

  最令張曉青難忘的是,一位雙目失明的70歲老人術后揭開紗布后,明亮的眼睛里瞬間溢出兩行熱淚,她深深地向張曉青和醫生們鞠躬致謝。

  鑒于“大篷車”在“光明行”中的巨大作用,2016年,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主席布小林前往亞洲防盲基金會表示謝意,也希望爭取更多支持。亞洲防盲基金會又向內蒙古貧困眼疾患者捐助了一輛流動手術車。

  如今,在內蒙古大草原上,兩輛內蒙古紅十字“光明行”的“大篷車”載著醫生、護士和志愿者,一南一北,為眼疾患者送去光明。

  “光明”流動在大草原上

  “‘光明行’是一項公益行動,但公益并不是代表不需要投入錢!蓖醴颊f,貧困眼疾患者免費,背后是社會資源的無私投入。

  在流動手術車巡診期間,像郭清這樣的權威眼科專家,每天只拿100元的生活補助費。郭清笑著說,“雖然‘光明行’組委會摳門兒,但是‘摳’下來的錢都用在貧困病人身上了,我們的付出都很有意義!

  為了確保貧困患者不花一分錢,真正實現免費治療,內蒙古自治區通過黨委引導、政府支持、社會組織搭建公益平臺,相關部門參與配合的方式,募集資金,對貧困白內障患者享受城鎮醫保和新農合報銷政策后個人出資部分進行全額補貼。

  2015-2017年第一輪紅十字“光明行”活動啟動時,社會各界對該新興項目存有疑慮,內蒙古自治區財政提供了1000萬元的啟動資金,內蒙古光彩事業基金會捐資2507萬元,自治區紅十字會籌集投入“博愛一日捐”善款和“博愛光明基金”1500萬元,老;饡栀Y1100萬元……在內蒙古自治區和區紅十字會的多方動員下,最終籌集了8057萬元資金。

  第一輪1萬名貧困眼疾患者順利復明,大草原上涌動著牧民口口相傳的感人事跡和愛心團隊精打細算的“摳門兒故事”……帶來了出乎王芳等組織者意料的“愛心回流”。

  那些重見光明的貧困牧民,用行動傳遞愛心。

  76歲的俄羅斯族老人曹秀彬與內蒙古紅十字會簽訂了《器官捐獻協議》,打算去世之后將眼角膜捐給他人。

  “山里的老人們不了解白內障,以為是老花眼,一聽說要做手術,都是擺手、搖頭,又怕花錢,又怕手術危險!卑蛷┠谞柺械拿嘣谀赣H通過“光明行”重見光明后,成為紅十字會的志愿者,每天在牧區奔波,向牧民科普醫學知識、聯系醫療團隊做篩查。

  據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了解,擔負整個“光明行”公益活動的內蒙古自治區紅十字會全職工作人員不足20人,但是志愿者超過了2200名——其中絕大多數都是類似毛燕這樣親人受助后自發成為志愿者。

  愛心在草原上沒有停息。在新一輪的紅十字“光明行”計劃中,愛心團隊打算在2021年前,為全區100萬名3-18歲青少年進行視力篩查并建立檔案,為1萬名貧困家庭近視兒童青少年免費配近視鏡,為1000名貧困家庭斜視或弱視兒童青少年免費實施矯正。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耿學清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
日本无码中文字幕专区一二三,日本视频免费高清一本18,日本道专区无码中文字幕